自从有生下女儿盼盼之後,妻子温妮不再是那个结婚前逆来顺受的少女了,长期的夫妻生活让她那欲望的沟壑变大变宽,变得深不见底,她懂得什麽时候狂野激情才是最重要的,也知道什麽时候温柔的缠绵恰到好处,总而言之,她有了自己的主见,对性爱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,越来越难以满足。 来上海的主意是乐阳自己提出来的,他并不是没有觉察他们的婚姻中出现了问题,不过也仅仅只是觉得不对劲,他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麽地方出了错,只是一切来得毫无征兆,就像一种常见的很隐秘的瘟疫在两人之间蔓延,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也无从下手。也许不论是谁,在南昌连续呆上七八年也会烦的吧,所以他提出来到上海来投靠姑妈,也许换个环境会好一些,他当初就是这样想的。